首 頁 關于我們 茶樓商城 茶樓大學 茶樓設計作品 各地茶樓

南宋杭州茶館

來源:茶樓網 發布時間:2017-06-17 圍觀:1414次

  杭州茶館始于何時,史料無明確記載。其雛形約在唐代初年就已出現,當時江南一帶的寺院里有“茶寮”、官署和驛舍里有“茶室”等,都可提供茶水供人飲用。不過這些地方都不是以賣茶水為業謀生的,故不同于現代意義上的茶館


  真正以賣茶水為業的店鋪是在唐代中葉以后始有的,唐人封演《封氏聞見記》中說,玄宗開元年間,“自鄒、齊、滄、棣、浙至京邑,城市多開店鋪,煎茶賣之,不問道俗,投錢取飲。”這里雖未提及當時叫做錢塘的杭州,但一般說來,茶館業的產生與城鎮的商業經濟發達程度及飲茶風習的普及程度密切相關。杭州位于著名的產茶區,也是我國飲茶風習形成交早的地區之一,自三國尤其是隋朝以后,經濟發展較快,人口增加,城市繁榮,商業興旺,給茶館的產生打下了堅實的社會經濟基礎。所以可以說杭州的茶館業在唐代中后期已經萌芽。北宋時杭州茶館雖有所發展,但仍未形成氣候。


  杭州茶館的興起是在南宋。北宋滅亡后,南宋定都杭州,易其名曰“臨安”,給杭州茶館業發展帶來了巨大契機。作為都城的杭州,四方人士薈聚,人口倍增,城市發展迅速,商業集貿高度繁榮。同時,隨著社會的發展杭州產生了一個人數眾多的市民階層,興起了市民文化。所有這些,要求有一種多功能的大眾活動場所。由于飲茶風習的廣泛普及,加上茶館集休閑、飲食、娛樂、交易等多種功能于一身,自然便成了首屈一指的選擇,得到了空前的發展。


  南宋時茶館多叫茶肆、茶坊,當時杭州城內,茶肆茗坊密布,盛極一時。許多史料中均有記載,而最為詳盡生動的當屬南宋詩人吳自牧著的《夢梁錄》了,書中說杭城處處各有茶坊,尤其是卷十六《茶肆》一節云:


  “汴京熟食店,張掛名畫,所以勾引觀者,留戀食客。今杭城茶肆亦如此,插四時花,掛名人畫,裝點店面。四時賣奇茶異湯,冬月添賣七寶擂茶、馓子、蔥茶、或賣鹽豉湯;暑天添賣雪泡梅花酒,或縮脾飲暑藥之屬。向紹興年間,賣梅花酒之肆,以鼓樂吹《梅花引》曲破賣之,用銀盂勺盞子,亦如酒肆論一角二角。今之茶肆,列花架,按頓奇松異?等物于其上,裝飾店面,敲打響盞歌賣,止用瓷盞漆托供賣,則無銀盂物也。夜市于大街有車擔設浮鋪,點茶湯以便游觀之人。大凡茶樓多有富室子弟,諸司下直等人會聚,習學樂器,上教曲賺之類,謂之“掛牌兒”。人情茶肆,本非以點茶湯為業,但將此為由,多覓茶金耳。又有茶肆專為五奴打聚處,亦有諸行借工賣伎人會聚行老老,謂之“市頭”。大街有三五家開茶肆,樓上專安著妓女,名曰“花茶坊”,如市西南潘節干、俞七郎茶坊,保佑坊北朱骷髏茶坊、太平坊郭四郎茶坊、蓋此五處有吵鬧,非君子駐足之地也。更有張賣面店隔壁黃尖醉蹴球茶坊,又中瓦內王媽媽家茶肆名一窟鬼茶坊,大街車兒茶肆,蔣檢閱茶肆,皆士大夫期朋約友會聚之處。”


  這一段話,雖只寥寥四百余字,但卻包含著豐富的內容,可以說基本上刻畫出了南宋杭州茶館業的全貌。


  南宋時杭州茶館業已高度繁榮,出現了許多有相當規模的茶肆,這些茶肆已不是早期那種簡陋的賣茶水店鋪了,而是有固定的店屋,有的甚至是富麗堂皇的高檔式建筑,室內布置也非常考究,掛畫插花,擺放盆景,借以吸引顧客。


  茶肆雖以茶得名,但出售的并不僅是茶水,而是有著各種各樣的飲料,甚至還有的兼受風味小吃。南宋以前的個人引用的多為餅茶,而且習慣在茶中添加各種佐料,以增茶味,這種習俗在市民階層中更為盛行。南宋時,雖然在文人學士中以開始盛行不加調料的清飲,但因為茶館顧客多為一般市民,所以出售的也是適應市民需要的添加諸如芝麻、生姜等各種調料的奇茶異湯,如上文提到的七寶擂茶、蔥茶之類的。甚至還賣一些與茶毫不相干的食物,除《夢梁錄》中說的鹽豉湯、梅花湯等外,南宋人周密寫的《武林舊事》中提到的還有甜豆沙、椰子酒、鹿梨漿、木瓜汁、紫蘇散等數十種,花樣繁多。


  為了擴大經營范圍,有的茶肆甚至還銷售其他商品,如服裝、字畫、古玩等等,簡直可以算是個百貨商店了,如《武林舊事》中就提及有個“天街茶肆“的,逢年過節,均“羅列燈球等求售,謂之‘燈市’ 。”


  茶肆為招待顧客,大多都要增加各種各樣的文化娛樂活動,引進曲藝藝人,有的奏樂唱曲,供茶客欣賞,增添雅趣,以助茶興;有的“掛牌兒”,用今天的話說就是開“輔導班”、“培訓班”,吸引富室子弟、社會閑人前來學習樂器演奏和曲藝表演。尤其是在茶館中說書的比較普遍,這類茶館又稱為“書茶館”,如《夢梁錄》中說:“王媽媽家茶肆又名一窟鬼茶坊”就是一例。“一窟鬼”指“西山一窟鬼”,乃宋代著名民間故事,也是說書人百說不厭的話題,可見王媽媽家茶肆即以講說此故事而出名。另據南宋人洪邁著的《夷堅志》說,臨安嘉會門外茶肆,“幅紙用緋帖,尾云:今晚講說漢書“,就更是一個說書場所了。
此外,《夢梁錄》中還提到了幾類特別的茶館:


  “人情茶肆“大概是以賣茶水為借口,收受別人錢的,借機斂財之場所。
“市頭“是各行各業的人聚會場所,同一行業的勞動者約定俗成按時來到特定之茶肆邊喝茶邊洽談生意、覓謀職業,交流技藝,品評司理。


  “花茶坊“則是茶館并營妓院的,這在另一半南宋人著的講述杭州故事的書《都城記事》中叫作“水茶坊”,并說此“乃娼家聊設桌凳,以茶為由,后生輩甘于費錢、謂之干茶錢。”而《武林記事》中更是說當時杭州“諸處茶肆、清樂茶坊、八仙茶坊、潘家茶坊、連二茶坊、連三茶坊,及金波橋等西河以至瓦市,各有等差,莫不靚妝迎門,爭妍賣笑,朝歌暮弦,搖蕩心目。凡初登門,則有提瓶獻茗者,雖杯茶亦犒數千,謂之點花茶。”這類茶館是富豪大賈、紈绔子弟尋找刺激,一擲千金之所,自然嘈雜吵鬧,所以說非君子駐足地也。


  南宋時杭州除城內茶館密布外,城外交通要道和風景點也有茶肆。許多史料中都有記載,如《鬼董》書中說的錢塘江觀濤處,《玉照新志》中說的南郊龍山等地,都有不少茶肆,供游人品茗解渴兼帶休息之用,生意也很興隆。


  經過多年的發展,杭州茶館的經營機制也日趨完善,稍大些的均雇有專司茶事之人,謂之“茶博士”,負責為顧客煎茶倒水,提供服務。茶館營業時間也各有不同,除了白天日常營業的外,有“五更點燈”的早茶館,甚至還有為人們夜游服務的夜茶館。


  除了稍具規模的茶肆外,南宋杭州還有遍布各初的茶攤,如《夢梁錄》中說的“車擔設浮鋪”,這是可游動的茶攤。還有一種固定不動的茶攤,都是較簡陋的賣茶水處,這類茶攤功能就比較單一了,類似于今天街頭“賣大碗茶”的。另外,還有許多走街穿巷提著茶瓶上門服務的“鬻茶者”,當然這已不算是茶館了。


  南宋杭州居民成分復雜,茶館為了適應需要,種類繁多,情趣各異,三教九流都可以找到與自己地位和喜好相適合的去處。市民階層的產生,市民文化的興起,促進了茶館業的蓬勃發展。茶館逐漸成了人們日常活動的一個重要場所,因此社會百態,盡匯其中,各種新聞信息、奇談怪論在這里都能聽到。據《老學庵筆記》一書載,南宋權臣秦檜的孫女崇國夫人豢養的一只寵物獅貓,一日不慎走失,限令臨安府為其找回來,官府無奈之下,“乃賄入宅老座,詢其狀,圖百本于茶肆張之”,希望能從茶肆中打聽到獅貓的下落。


  總之,南宋杭州茶館,形制多樣,功能齊全,基本上確定了茶館業的發展格局,以后歷代都沒有超出過這個總體框架。

文章標簽:
注:投稿和圖片來源原作者配圖以及網絡互聯網,如有侵權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浙ICP備13025679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1711號

Copyright?2003-2018 www.jqnnmx.live 茶樓網版權所有,并保留所有權利。咨詢熱線:13588139888

龍荼在線客服
古建網 茶樓網
微信訂閱號
边锋十三张游戏下载